<track id="9nppp"></track>

    <track id="9nppp"><ruby id="9nppp"><strike id="9nppp"></strike></ruby></track>

    <address id="9nppp"><strike id="9nppp"><span id="9nppp"></span></strike></address>

    歡迎訪問中國紅故事

    紅軍政委與苗族農民的不解之緣

    時間:2022-06-06 14:51:57編輯:劉發生

     

    “紅軍洞”、“紅軍橋”,“紅軍的親人”憶紅軍!

     

    紅軍政委與苗族農民的不解之緣

     

    ——李木富冒死掩護紅軍黔東獨立師政委段蘇權的故事

     

    1983年11月9日,段蘇權將軍(前排左二),在秀山縣副縣長帥秀芝(前排左一)等人陪同下,前往秀山梅江蘇家坡,了解當年他在秀山梅江被民團打傷經過。

    1984年4月,中共秀山縣委和縣政府,將一塊“紅軍的親人”的匾額,贈送李木富,轉達段將軍對老人的親切問候;并奉上段蘇權寄來的1000元。

    長征時期,救護過開國將軍段蘇權的秀山縣苗族村民李木富。

    1934年憑借優異的能力段蘇權被任命為獨立師政委,而那一年段蘇權年僅18歲,是當時年紀最小的師政委,可謂是年少有為。

    紅二、六軍團黔東獨立師浴血川河蓋戰斗紀念碑。

    縣老促會會長陶正信(左3)、副會長楊秀祥(右3)和老促會會員們,給李木富之子李之文、媳陳顯花及家人送去慰問品,祝福他們:家庭幸福,吉祥如意!

    “紅軍的親人”李木富,生前在“紅軍洞”留影。

    由段蘇權出資、車田村民獻工、獻料,在車田河上架起了一座水泥、混合、鵝卵石橋:“紅軍橋”。

    段蘇權將軍(資料照片)。

    縣老促會辦公室主任楊昌萍(左1)、會員張庭安(右1)、陳建友(左2)等人,在認真拜讀段蘇權和李木富的交往書信、照片書籍,聽取李之文、陳顯花講述的關于段蘇權的傳奇故事,受益非淺。

    段蘇權將軍郵寄給李之文的部分信件和書籍。

    李木富的兒子李之文、媳婦陳顯花在“紅軍的親人”匾額和曾經抬過段蘇權的梯子前合影。他說:這是他家的傳家寶!

    秀山拍攝微電影《漫山紅》片場照,再現黔東獨立師浴血戰斗川河蓋的故事,開啟一段塵封的記憶。

    微電影《漫山紅》再現當年紅軍女戰士的英姿。

    當年黔東獨立師浴血戰斗的川河蓋,如今杜鵑競放、游人如織。“夜半三更喲盼天明,寒冬臘月喲盼春風;若要盼得喲紅軍來,嶺上開遍喲映山紅;”期盼紅軍親人的旋律,成了秀山“川河蓋映山紅文化旅游節”的主題曲!

    前不久,重慶秀山老區建設促進會會長、原縣政協主席陶正信,組織副會長楊秀祥、秘書長雷陽松及部分老促會會員10多人,赴革命老區秀山雅江蘇家坡等地,慰問當年冒死掩護紅軍黔東特委書記兼獨立師政委段蘇權的雅江鄉蘇家坡苗族農民李木富之子、媳,李之文、陳顯花及家人;參觀學習段蘇權將軍與李木富的書信往來。

    李之文、陳顯花向縣老促會會員一行,講述了其父親李木富、蘇玉、蘇仕華等人冒著生命危險,掩護紅軍黔東獨立師政委段蘇權療傷治病、送吃送喝,讓他死里逃生、重返抗日戰場的感人故事。重啟經典紅色記憶,親身感受崢嶸歲月。

    黔東獨立師:浴血激戰川黔邊

    1934年6月4日,賀龍率領紅三軍進入重慶酉陽南腰界。在紅三軍的指導下,酉陽、秀山、松桃等地的游擊隊合并組成川黔邊獨立團。1934年9月底,根據中共湘鄂西中央分局、湘鄂川黔革命軍事委員會決定,將沿河獨立團、黔東獨立團、德江獨立團及黔東縱隊改編為正規紅軍部隊~黔東獨立師,由軍部指揮。

    沿河獨立團與黔東獨立團、德江獨立團、黔東縱隊與及其他游擊隊近萬人在淇灘河壩集中,正式宣布成立黔東獨立師,賀炳炎任師長,冉少波(冉云)任副師長,熊仲卿任政治委員,有三千多名地方游擊隊員被宣布成正式紅軍戰士。

    1934年10月下旬,紅二、六軍團會師后,重新組建紅二、六軍團黔東獨立師,王光澤任師長,段蘇權任政委,下轄三個團,約800余人,有槍支400余支,余為長茅大刀。

    這些紅軍戰士,絕大多數是一、二十歲的土家苗寨后生伢子,他們血氣方剛、生龍活虎,參加紅軍,跟著賀龍鬧革命,一心一意跟黨走,為勞苦大眾打天下。

    為策應中央紅軍行動,1934年10月28日晨,賀龍、任弼時、關向應率紅二、六軍團從黔東出發,向湘西發動攻勢。

    在紅二、六軍團主力從南腰界出發向湘西挺進之際,川湘黔的敵人趁機向黔東特區大舉進犯:敵人對黔東獨立師形成層層包圍態勢,致使黔東特區根據地從原來的200多里縮小到60里,蘇區人口從10萬銳減到3萬人。

    紅軍黔東獨立師和特區面臨極為嚴峻的考驗。

    正在此時,黔敵李成章部的2000余兵力,已分3路開始包圍黔東獨立師所在的梵凈山地區。面對敵眾我寡的嚴峻形勢,黔東獨立師頑強抗敵,打退多次進攻,粉碎敵人妄想攻占梵凈山的企圖。

    但紅軍傷亡嚴重彈藥將盡,無力擊破敵人重重圍攻。1934年11月24日,為了保存革命火種,段蘇權、王光澤決定退出梵凈山地區,帶領部隊去湘西尋找紅軍主力。

    黔東獨立師撤離梵凈山陣地后,經拜佛臺、棉絮嶺、大尖峰、金刀峽,翻越海拔2500米的梵凈山頂。遭敵圍攻,200多人被敵分割,民團突擊,幾乎全部遇難。

    11月26日,黔東獨立師輾轉進入秀山縣境內的雙峰、蘭橋一帶,在占領蘭橋后,又立即向秀山邑梅方向進發,沿途擊退保警、鄉丁以及等敵人的多次襲擊。進入四川秀山縣,進抵古鎮梅江場。

    政委段蘇權:負傷雅江蘇家坡

    段蘇權率通訊班幾個戰士走在隊伍前面,當沖到梅江場中街時,突然,前面隱蔽的敵人開槍向他射擊,一顆子彈朝段蘇權右腳踝打來,穿入腳踝骨。他失去了支撐,倒在街上,無法動彈。子彈還在不斷的飛來,幾個戰士把受傷的政委背了下去。聽說政委負傷,戰士紅了眼,沖進街,占領梅江,開倉濟民,次日撤出梅江場。

    段蘇權右腳踝粉碎了,無法站立,王光澤師長和警衛員把他扶上馬。腳踝鉆心地痛,為了不傷士氣,他強忍疼痛挺直了腰板??墒菬o法遮掩的血不停地滴落下來,染紅了山路。師長、戰士們看到政委一路流血,勸說他上了擔架。他的腳繼續滴血,染紅了擔架。各地民團如聞到腥味的餓虎,蜂擁而至,一路發瘋地圍追堵截,有戰士不斷在犧牲、被俘、失散,無法甩開敵人。

    這時,彈盡糧絕,獨立師陷入絕境。

    天色陰郁,蒙蒙細雨,是老天閃爍的淚花。師長收攏部隊向山上爬,七零八落的隊伍,拖著空空的肚子和沉沉的雙腿,爬著陡峭滑溜的山坡,他們不停地摔跤。

    師長心情沉重,段蘇權也很糾結,身為政委無法指揮戰斗,為師長分憂,連路都無法走,拖累4名戰士輪流抬著自己,小心翼翼地爬著泥鰍般山坡,他心痛遠遠超過傷痛。

    敵人前堵后追,戰士們餓得頭昏眼花。師長心急如焚,必須迅速將剩余部隊帶出,趕到湘西和主力會合。

    一路流血的段蘇權躺在擔架上,臉色蒼白如紙,痛得緊皺眉頭。師長想把他寄放在老百姓家養傷,但又不忍心開口。寄放等于丟棄,可不寄放又怎么辦呢?師長鼓了幾次勇氣,只好俯身向段蘇權表示了要留下他就地養傷的意思。段蘇權雖然知道留下兇多吉少,但他不想因為自己耽誤戰友,說:“就這么辦吧,師長,你快帶部隊走吧!”

    裁縫李木富:拼命冒死救紅軍

    一個紅軍軍官帶著兩個戰士,把段蘇權抬到秀山縣雅江鄉蘇家坡(豐田村)。這是一個深山小村,只有5戶人家,很隱蔽。“一條小河在茶峒對面三不管島處流入清水江,我家就住在這條小河右岸的雅江鎮江西村的車田(小地名)。”李之文告訴陶正信會長一行。

    “聽我父親李木富說,1934年11月27日傍晚,有人發現一位紅軍傷員暈倒在車田蘇家坡田埂腳。老百姓知道紅軍是為窮苦人翻身鬧革命的,便關心地走過去看,結果發現,那紅軍傷員因左腳踝骨被子彈打破,暈倒在地,臉色蒼白,生命垂危。”

    民團鄉丁追上來后準備向他開槍,我父親便用手攔開槍說:“打他做什么,他腳斷了,跑不了。”

    民團鄉丁又拔出刀來準備殺他,我父親又說,“把他殺死在這里,你們要埋,人都快死了,你何必欠一條人命。”民團鄉丁從紅軍傷員身上搜得3塊光洋后,看紅軍傷員奄奄一息,便朝東北方(去峨溶方向)追捕抬傷員的紅軍去了。

    我父親是地道的土家農民,由于平時給鄉丁縫過衣服,在當地人緣很好,所以敢于攔開他們的槍、刀,機智地救下受傷紅軍。抽了一口煙,李之文接著說。天快黑下來,老百姓陸續散去,我父親沒走,他想收留紅軍傷員,但又怕惹禍掉腦殼,于是走開了,可走幾丈遠又轉身去看,發現紅軍傷員蘇醒過來,并用期盼的眼神望著他,他停住腳步想:紅軍是救我們窮人的,我家祖祖輩輩做好事,難道我只顧個人安危,違背良心,見死不救嗎?

    于是,父親將紅軍傷員背到寨前門口靈官廟里,藏到神臺背后,給他喂水、喂飯,燒火取暖,烘熱他那凍僵的左腳。

    安全起見,兩天后,父親乘黑夜又將他背到我家屋后一個半月形、一米多高的巖洞里,并放上稻草、舊衣被。洞外是綿竹棚,別人很難發現。

    父親是裁縫,經常坐船從清水江到花垣再到常德給人家裁縫衣服,受到一些進步思想熏陶,能聽懂紅軍傷員的話。

    紅軍傷員告訴他,他叫段祖仔(原名段蘇權),18歲,是湖南茶陵縣堯水鄉高徑蒼下村,讀過私塾和六年高等小學,如今被敵人伏擊受傷。父親告訴他:他被救那晚上,石號坡發生激戰,犧牲20多位紅軍。段蘇權聽后不停地流淚。父親又告訴他:聽說紅軍夜宿化溪,第二天向川河蓋去了。

    李木富房屋后有一巖洞,洞深三丈,荊棘叢生,一棚竹子掩蓋著。10米左右深的小山洞陰暗潮濕,有一股泉水從洞里流出,喝水不愁。當夜,蘇仕華幫助李木富和妻子楊桂花,把巖洞打掃干凈,選擇干燥背風地方,抱來一捆稻草,鋪一半在地下做褥子,留一半當被子,又找來一床棉被。把段蘇權轉移到巖洞躺下,安慰說:“紅軍兄弟,你放心養傷。我們早晚給你送吃喝來。有我們的就有你的。”

    第二天一大早,來了幾個兇惡團丁,李木富耷拉著腦袋站在一邊,歉疚地看著他。

    原來民團聽到風聲,強迫李木富來搜山。重傷的段蘇權手無寸鐵,無法抵抗。民團剝光了他的軍裝,只剩下一條帶血的褲衩。山風陣陣呼嘯,凍得縮成一團,民團頭子掄起大刀要殺他。呆呆看著這一切的李木富,叫著團丁頭目的名字說:“莫造孽羅!他是殘疾人,動不了。莫害人家性命!他也活不長,你們就可憐可憐他吧!”

    李木富是裁縫,曾經給這些團丁做衣服。頭目惡狠狠地瞪了段蘇權一眼,吆喝民團下山了。

    風雨紅軍洞:草藥療傷暖心田

    由于沒得到醫治,傷口感染發炎化膿。怕走漏風聲,李木富不敢請當地醫生蘇玉來家看病,只能去蘇玉那兒買藥。李木富試探蘇玉,得知他也是心腸好人,便把這事告訴他。

    蘇玉知情后,李木富每次買一吊錢藥,總要多送一點藥。

    李木富用煮過的竹片刮去段蘇權腳上的膿,用冷鹽開水洗凈,撒上中草藥碾成的藥粉,腳漸漸消腫了。

    李木富白天外出給人家縫衣,晚上回家后首先就是去看段蘇權,看他的傷口是否有所好轉?問他吃飯沒有?只要看到段蘇權從枕邊取出熟紅苕,李木富就放心了。

    細心地照料:紅薯稀飯度日月

    李木富每天送點紅薯稀飯、草藥來,維持段蘇權的生命。段蘇權像死人般躺在山洞里,屎尿膿血狼藉,臭不可聞。

    最難熬的是肚子,每天送來一點紅薯稀飯,哪里吃得飽,肚子長時間干癟,空得揪心。半個月后,連每天一頓紅薯稀飯也難以為繼,李木富也送得不那么勤了。也難怪,一個山鄉貧寒之家,一家幾口人也要吃飯,哪里有能力供養一個紅軍傷員呢?

    李木富一連三天沒送吃的來了,段蘇權只能喝山泉水。

    他餓得氣息奄奄,便用兩個手掌和膝蓋爬出山洞,穿著那條僅能遮羞的短褲,一點一點向山下挪去。段蘇權手掌、膝蓋被荊棘、山石刺出了血,他咬牙朝李木富家爬去,爬到李木富家,膝蓋已磨得血肉模糊,露出白生生的骨頭,他痛得昏了過去。李木富夫婦把段蘇權扶進家門,用溫水給他洗凈傷口,給他喂了些紅薯稀飯。

    段蘇權看著李木富家空空如也的草房,和面帶菜色的一家老小,明白救命恩人家的紅薯稀飯也所剩無幾了。他決定回湖南茶陵老家,再去找紅軍隊伍。

    再送雙拐杖:政委惜別眾鄉親

    一個月后,段蘇權傷口基本愈合,腳板不能落地,李木富做一只高腳馬,讓他左腳膝蓋跪在上面,腳板不落地試走。

    李木富想:高腳馬是綿竹捆的,久了,綿竹斷了怎么辦?于是,請蘇玉醫生兒子蘇仕華做拐杖。蘇仕華聽不懂段蘇權話,段蘇權便畫一個“F”形圖,蘇仕華便找木匠師傅雷子順,做兩只F形拐杖,讓他扮成叫花子,一路乞討去找紅軍。

    段蘇權撐著兩根拐杖,一蹦一蹦地帶動著身子往前挪。討飯碗晃蕩著,李木富夫婦站在村口,看著這個光著身子和雙腿,僅穿一條破褲衩的乞丐紅軍,一跳一跳的可憐身影,鼻子一酸,流下了酸楚的眼淚。

    李木富家太窮了,連一身遮蔽身子的破爛衣服,都無法送給這個落難的紅軍傷員,只有兩行眼淚悄悄流。

    街頭再相遇:掩護紅軍渡難關

    一個月后,李木富在湖南花垣街上,遇到拄著F型拐杖的段蘇權,段蘇權非常感動,見面便喊:“爸爸”(李木富比段蘇權大16歲),兩人抱頭痛哭。

    他告訴李木富,他在洪安街頭乞討。這時有人對段蘇權說:“跛子!快走,有人認出你是失散紅軍,還是當官的,要把你丟下河去淹死。”

    李木富馬上找船,把段蘇權渡過清水江到茶峒,又送給他一百文銅錢,和段蘇權依依離別。

    傷愈才歸隊:原已舉行追悼會

    段蘇權,這位名副其實的乞丐政委,拄著雙拐,一跳一跳地走在崎嶇的山路上,討飯碗里晃蕩著討來的清湯寡水。他惦記著獨立師的戰友。但他想不到,獨立師已在1934年11月28日,全軍覆沒,師長被俘,12月21日,被蔣介石下令槍殺在四川酉陽龍潭鎮。

    段蘇權在茶陵老鄉劉維初等人幫助下,一路乞討回到家鄉,一心想找紅軍,知道紅軍去了西北,正在那里抗日,便直奔太原,見到八路軍辦事處主任任弼時。

    1937年9月的一天,在八路軍駐太原辦事處的任弼時正在低頭忙著手頭的工作,警衛進來報告說門口有位“乞丐”,說是他的老部下來求見。

    任弼時抬起頭問:“他有沒有說叫什么名字?”

    “叫段蘇權,他說您一定知道他。”警衛的話讓任弼時一驚,因為段蘇權已經在三年前就“犧牲”了。為何會這時候會又冒出來一個段蘇權,任弼時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急忙讓警衛帶人進來。

    來人進來后,一個健步走近,握住任弼時的手,“主任,我可算找到你們了。”任弼時仔細看了眼眼前這個年輕人,還是有些不敢相信:“小段,真的是你?我們都以為你不在了,還給你開了追悼會。”

    段蘇權一下沒控制住,淚流滿面地說:“主任,真的是我,我也以為這輩子再也見不到你們了。”“回來就好,回來就好,你這幾年受了不少苦吧。”任弼時看著眼前這個黑瘦憔悴的老部下,衣衫襤褸,有些心疼。

    “我不苦,這點困難壓不倒我。王光澤同志和獨立師現在在哪里?我想盡快歸隊呢!”雖然離開了老部隊三年多,但段蘇權無時不刻不再想念老戰友。

    “你……還不知道嗎?你們獨立師全軍覆沒,王光澤同志被俘后英勇就義,所以我們都以為你這個師政委也犧牲了……”任弼時每次想起掩護紅二方面主力撤退的獨立師,都不忍回首。

    段蘇權完全沒想到,他的部隊會全軍覆沒,悲傷過后,擦干眼淚說:“不,主任,獨立師沒有全軍覆沒,我段蘇權從今以后就是獨立師的代表,段蘇權申請歸隊!”盡管沒穿軍裝,但段蘇權還是給老領導任弼時敬了個軍禮。

    段蘇權將自己3年來的經歷做了匯報。任弼時聽后,不斷贊揚李木富、蘇玉、蘇仕華和劉維初等人的仁義心腸,并說:“將來革命成功了,應該好好感謝他們。”

    在沒有與組織失聯前,18歲的段蘇權已經是紅二方面軍獨立師的政委,是我軍難得的年輕將才。他沒死并且回歸部隊,讓原來紅二方面軍的總指揮賀龍也喜出望外,在經過組織甄別后,段蘇權重新回到了黨的懷抱,成為我軍指戰員。歷經抗日戰爭、解放戰爭,段蘇權終成人民解放軍赫赫名將。

    段蘇權將軍:舊地尋訪救命人

    新中國成立后,段蘇權多次打算到當年戰斗和蒙難的武陵山區,尋找救命恩人,一直未如愿。

    1983年10月6日,時任全國人大常委、軍事學院政委的段蘇權懷著多年夙愿,來到闊別多年四川秀山縣,參加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縣成立大會。

    回到49年前戰斗及蒙難的故地,段蘇權感慨萬千。

    在秀山縣委、縣政府領導陪同下,段蘇權走遍蒙難地區,訪問不少干部群眾,查看5個山洞,由于年代已久,加上他當年也沒給李木富留下自己的姓名和暴露自己的身份,始終沒有打聽到當年救命恩人下落。

    公務繁忙,只得回京,委托秀山黨史部門,尋找恩人。

    幾天后段蘇權匆匆回京了,臨走前特意交代秀山當地干部,繼續幫忙尋找。

    秀山黨史辦的同志,利用報紙、廣播等管道,在全縣范圍內尋找50年前在山洞里救助過一個小紅軍的農民。

    尋人計劃發出后,果然收到了有價值的反饋。86歲的李木富老人,在兒子的陪同下來到縣政府,將當年救下小紅軍的過程跟工作人員講了起來。

    這時,李木富才知道當年他們救的小紅軍的真實身份,原來他是紅軍黔東獨立師政委!

    當收到秀山縣黨史辦寄來的李木富的照片時,段蘇權內心非常激動,淚如雨下,雖然相隔近五十年,但依然還是一眼認出救命恩人,連聲說:“是他,是他,就是他,沒想到我的‘爸爸’他也還活著。”在縣政府協調下,段蘇權和李木富通過電話確認了身份,聊起往事歷歷在目。李木富邀請老紅軍到家里來做客。

    1983年10月,秀山縣黨史研究室人員來到老人家里,弄清了50年前發生在雅江鄉豐田村的傳奇情緣,找到救護段蘇權幾位老人:86歲的李木富;94歲的蘇仕華;李木富愛人楊桂花已去世。段蘇權看到秀山寄來幾位恩人照片,激動得熱淚盈眶。他寫信給秀山縣委說:“見到幾位老人照片,我是多么地高興呀!他們是紅軍親人,理應受到新社會尊敬和愛戴。”

    山寨紅軍橋:將軍和農民心連心

    1984年4月,中共秀山縣委和縣政府,將一塊“紅軍的親人”的匾額,贈送給李木富,轉達段將軍對老人的親切問候;并奉上段蘇權寄來的1000元。

    老人回顧往事,歷歷在目,千言萬語,化作滾滾熱淚……

    段蘇權沒有忘記革命老區人民,更是時常惦記自己的救命恩人。李木富生前,段蘇權曾委托當地領導問李木富是否有困難需要幫助。李木富捎話給段蘇權說:“我個人啥也不要,就是希望在村前的河上給村里架一座橋。”

    段蘇權聽完,直接說:“這個就不用麻煩政府了,修橋的錢我來出。”

    于是,段蘇權自掏腰包幫車田村修了一座橋,由段蘇權出資,車田村民獻工、獻料,在車田河上架起了一座水泥混合鵝卵石橋。當地群眾就把這座橋叫做“紅軍橋”。

    秀山人民政府把掩護段蘇權的巖洞立碑,命名:“紅軍洞”;一塊刻有李木富掩護紅軍傷員的事績碑。

    如今,秀山“紅軍洞”、“紅軍橋”、和“紅軍的親人”李木富的故事,成了全國軍愛民、民擁軍、軍民魚水情誼深的革命傳統教育基地。

    (本文取材于李木富的兒子李之文、媳婦陳顯花回憶口述及秀山縣政協《秀山文史資料》、秀山黨史辦《秀山黨史資料》、《紅軍在秀山》等文史資料。)

    供稿:劉發生(特約通訊員)

    雷陽松(秀山縣老促會秘書長

    重慶市秀山縣衛生和健康委員會

                                 郵政編碼:409999  

    電話號碼:18523738152

     電子信箱:abcdefg6685863@163.com     20220516日

    上一篇:廖承志熬夜刻畫

    好硬好大好爽好深,教官在我腿中疯狂冲刺,日韩精品无码免费专区午夜。

      <track id="9nppp"></track>

      <track id="9nppp"><ruby id="9nppp"><strike id="9nppp"></strike></ruby></track>

      <address id="9nppp"><strike id="9nppp"><span id="9nppp"></span></strike></address>